中国汽车产业战略转型的四点误区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5-11 00:01

不可否认,我们中国人是最善变了。在俗语当中有“树挪死、人挪活”的说法,在企业当中,也有经常拿改变说事的。在产业和企业里面,也是改制、改革、转型、升级,搞得鸡飞狗跳草木皆兵。这不,中国汽车产业战略转型已经成为业界最为关注的话题,各种各样的言论纷至沓来莫衷一是。只是,跟风炒流者多,切中时弊者少。

中国汽车战略转型迫在眉睫,这是一个不容争议的话题,而且早在十年前就应该被付诸实践了。目前,论证这个话题的主要因素来自于诸多现实压力:品牌多、市场乱、基础设施多、重复建设多、产能闲置多、研发实力参差不齐、研发项目分散、研发资金分散、零部件不成系统整体技术力量极弱、环境破坏能力强、营销策划水平低、售后服务体系散乱差仍未得到有效改观等等,导致目前的中国汽车市场仍然是一个中低级化的汽车市场,并未进入成熟、服务化的运营轨道。那么好吧,是该转型了。可是为什么转型?怎么转?转向何处,笔者认为目前国内包括政府和企业在内都对产业战略转移还存在一定程度的上的认识误区。

误区之一来源于心态,机会主义心态成为转型的根本心态。1000万台年的大关,让我们都认为中国汽车登上了一艘高速发展的列车,这艘列车足以制造滚滚客源和资金源,在这个基础上就一定要转型,非转型不可。笔者研究过诸多大型企业总瓢把子在谈及转型问题上时,必定得强调强大的市场基础,言下之意只有强大的市场支撑才是转型的必然动力。那好,按照这个理论,我们假定一个趋势,一旦汽车市场真正达成饱和之后,是不是再也不需要新的转型了?这个产业是不是就应该原地踏步寿终正寝了?

真正的产业转移需求,不应该是来自于市场的鼓动,而应该是这个产业发展本质的需求。对于国家和企业来说,汽车产业发展本质应该是什么?应该是强大而领先的技术研发力量(当然应该包含专利等具体体现),健全而具有前瞻性的产业配套和市场服务系统,周密而有力的法律保障系统,稳固而具有发展潜力的全球市场布局。请问这些方向性的内容,必须是建立在1000万台甚至更高的数据上么?那么在此之前美国、德国、日本是怎么登上全球汽车产业发展之巅的?甚至100年前汽车是怎么被发明出来的?产业战略转移应该是由内而外的、具备根本性和前瞻性的决策过程。

所谓战略,是需要牵一发而动全身,确定未来一定时期内能否占领行业制高点的决策。我们可以没有澎湃的市场需求(当然目前恰好具备这个优势),但是我们不能失去对技术的渴求、创造和控制,不能失去对行业的规划和引领。所以,大凡战略转移,在形成既定事实之前,大多是默默耕耘了许多年,潜心策划了许多年的事情,一旦转型成功,将会创造一个庞大的新兴的市场需求。而绝不是这样大张旗鼓的敲锣鼓扭秧歌就可以实现得了的。

误区之二,以点代面。我们总喜欢制造亮点,语不惊人死不休。目前国内汽车产业战略转移的焦点,被人为的集中在电动车和新能源领域,美其名曰新能源产略。毫不客气的说,新能源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一个产业战略,它只是一个产业技术的发展点而已。不是说你研究出了电池技术,你就形成了新能源战略,也不是说你研发出了电动车产品,你就形成了新能源战略。何况新能源战略替代不了整体汽车产业战略,更何况我们在新能源方面是落后于人最远的。真正的那些国际战略施行者,却在制造着“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影响。君不见奔驰都看上比亚迪了么?君不见三家美国企业选择与三家中国企业形成新能源产业联盟的“国际队”了么?真正支撑战略转型的系统工程,由谁来统筹规划?政府么?很显然目前在产业系统建设上还是分散性的,并没有形成紧凑的战略格局。

误区之三,以规模代战略。我们认为产业战略转移的代表作应该是几个大型汽车集团的崛起,做大成为国内所有汽车工业集团的梦想,也是产业战略转移最好的注脚。因此,中央企业开始确立所谓的几大几小,开始鼓励全国范围内或者区域范围的兼并重组。这些“确立”和“鼓励”本身也说不上什么错误,但是兼并重组后就能解决上述误区一里面所提及的产业战略转移的真正诉求了么?重组可以形成大,却解决不了重复建设和产能闲置,因为它销毁不了既定事实的建设,它消除不了地方施政的影响,它形成不了研发的真正合力。它不一定能形成强,却一定能制造乱。以前是散乱差,未来就有可能变成更乱更差。以前是散兵游勇的单打独斗,随随便便可以镇压;未来就可能会变成集体力量的揭竿而起,绑架地方GDP或者绑架政府的行为,制约起来将会花费更大的精力。更何况,放眼中国,有谁能站出来创造世界汽车工业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流水线”、“精益生产”等代表世界同期最先进的制造方式?有谁把精力集中在最基本的诸如火花塞等小技术环节的研究上?这些积淀,不是规模所能创造出来,是靠寂寞来锤炼的。曾经风闻过的“耐住寂寞二十年”的言谈,已经随着竺延风的平步青云而烟消云散了。

误区之四:片面强调纲举目张的功效,而且纲目颠倒。所谓纲举目张,有一个前提就是,所有的内容都集结在一张紧密联结在一起的大网上,这张大网的线条和网眼都成规律状分布,而且期间的张力和合力都是均衡的。所以把总绳子一提起来,网眼就一个个张开了。目前的产业战略转移过程中,我们把央企作为这个总纲,通过央企的规模壮大,提起整个中国汽车产业的一张张网眼?或者我们把新能源发展作为这个总纲,通过新能源的推进提起这一张张网眼?能达到预定的效果么?这当中到底问题出在了哪里?主要问题就是纲目颠倒的问题。因为无论是央企的发展壮大,还是新能源技术的推进,甚至是力量的发展壮大等等,都只是这张网上的一个个网眼。真正的纲是什么?真正的纲应该是国家对汽车产业作为支柱性产业的定位到底在什么位置?是仅仅体现在GDP和税收上,还是着眼在全球竞争力上面?国家法律和政策为国内汽车产业的战略转型能提供什么保障?国家给予整个汽车产业整体配套环境和体系所能做出的统一规划能不能让人看到其前景可行性?解决不了纲的正确性,怎么提也张不了目!

因此,我们似乎还没弄明白到底该怎么转型,是通过引进几条生产线?是通过变换不同的零部件供应商?试问那些毫无技术竞争力、毫无资金优势的更多民营整车、零部件企业、物流供应链企业,那些仍然处在小手工作坊或小工厂的配套企业等又怎么转型?别搞得转型的最后变成一场央企大重组和外资大收购的游戏。

点击查看作者博客原文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irkh.cn/list/i/15559765.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