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考新规实施3个月驾校依旧“水土不服”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2-21 00:32

新规大幅增加了驾考的难度

驾考新规实施已近3个月,但广州驾校依旧“水土不服”。连日来,记者调查走访广州多家驾校,发现从业者情绪低落。

业内人士称,如今驾考周期延长了,驾考通过率下降了,驾校报名人数减少了,一些驾校面临严重困难,每月亏损30万元,此前高通过率掩盖下的驾考考场严重不足的问题,开始暴露。

据了解,广州市驾照拥有量已达330万张,然而对于常住人口近1400万的广州而言,如按照发达国家大中型城市的经验,未来市民的驾照拥有量应不低于50%,这意味着,未来数年广州的驾考人数仍将呈井喷式增长。专家认为,广州当前急需增加考场,解决学员积压问题,使驾考市场进入良性循环。

驾考通过率降至三四成

驾考新规实施以来,尽管最初的超低通过率已有所好转,但多数驾校依旧抱怨,考试难度太大,通过率太低。

某驾校总经理周风(化名)表示,以前“科目一”设有题库,通过率能达到九成以上,现在降到了七成;以前“蝴蝶桩”和 “九选五”的通过率都能达到八成,目前降到了三四成。另一驾校的负责人江山(化名)也“吐槽”通过率低。

通过率低,意味着不少学员得“回炉”,这样一来,培训周期拉长,驾校成本必然增加。为了应对新规,驾校不得不改变教学方案,学员加大训练强度,油耗、车辆磨损与养护、人力、培训场地整改等一系列成本都提高了,涨价在所难免。

江山分析说,取消标杆参照,中途不得停车,这些规定对一个新手来说很难。学员之前大多都按有标杆的方式学习,新规出来后必须临时作出调整。而且,广州执行的是全国最严的标准。“GPS定位,比如,侧方停车和倒车入库,国家规定的误差是2~10厘米,广州执行2厘米这一最高标准。”

江山表示,广州规定,一辆教练车每年限招58人,目前实际只能招到20人左右;以前驾校每年能招收1万人,今年估计只有4000人。周风估算,驾考新规实施后,驾校报名人数下降了六成以上。

到外地考驾照?

周风说,以前从报名到拿到驾照,周期大约7个月,现在延长到了1年半左右。“现在学员报名时,我们会先告知他们,不敢保证1年内能拿到驾照,因为网上约考存在不确定因素。通过率低,学员大量积压,需要一个消化过程。”

广州市驾培行业协会秘书长陈伟文向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驾照培训周期已从7个月延长到1年以上。

驾考难度增大,通过率低,大批学员积压。为了控制驾考人数,广州市去年起实行“一进一出”,驾校有一名学员通过考试了,才能对应地再招入一名新学员。不料,驾考新规使通过率大幅下降,老学员屡考不过,驾校无法招新学员。“现在我们驾校大约还挤压着4000多人。”周风说。江山所在的驾校也积压着3000多名学员。

据保守估算,广州目前积压的驾考总人数约为8.7万人。广州市驾培行业协会一位负责人昨天表示,实际积压人数远不止8.7万人。“最近3年广州市区每年招收学员二三十万人,车管所公布的年考试能力是15万人,每年大概积压10万人,三年下来就是30万人。”

由于在市区报考驾照等待周期长,相当一部分学员选择在番禺、花都、增城、从化等区市报考。 “很多人听说考试难通过并且报不上名,都采取观望态度,或到广州郊区,乃至佛山、江门去学车了。”江山说。

学费超六千仍月亏三十万

通过率低、培训周期长,驾校只能通过涨价把成本转嫁给学员,培训价格一路水涨船高。周风所在的公司目前C1牌照驾考的学费为5980元,VIP班的价格则是6980元。江山表示,目前的价格较之前大约上涨了1500元。

即便如此,多家驾校的负责人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诉苦,称涨价带来的收益根本不足以抹平新规带来的损失。江山分析说,按照之前八成的通过率,驾校从每位学员身上可获得1000元左右的毛利润才能收支平衡;而现在,通过率只有三四成,加之学车人数锐减六成,涨价带来的收益只是杯水车薪。

驾校不敢乱涨价,一来政府有规定,二来涨得过高会导致更加招不到生源。江山说,目前他的驾校完全是在吃老本,坐吃山空,每月大约要亏20万元。周风的驾校由于规模较大,有120多辆教练车,亏损更严重,每月要亏30万元。

小驾校陷入困境

江山说,受以上现实影响最大的,是一些规模较小的驾校,他们资金链断裂,陷入生存困境。

广州市驾培行业协会秘书长陈伟文表示,此前车管所是根据各驾校教练车的数量的以及考试合格率来分配考试名额的。一些小驾校教练车数量不够,或者教练水平达不到要求,经常出现补考,每个月获得的考试名额肯定比大驾校少。

这些小驾校为了多招生源,不惜降低学费,导致学员爆棚,人均操作时间更少,考试通过率进一步降低,学员不断积压,从而形成恶性循环。报名人数骤降后,它们又失去了“供血”能力,生存陷入困境。

广州一家只有20多辆车的小驾校的负责人周先生告诉记者,按照目前的场租和投入水平,必须把学员的培训周期控制在8个月内,并把毛利润维持在1000元以上,才能维持运营。然而现在,8个月内根本不可能拿到驾照,该公司现在还积压着1500名1年前报名的学员,成为他的“包袱”。

这家驾校报名人数锐减五成,而且为了适应新规,必须改进训练场,仅此一项,就要投入50多万元。他说,现在驾校每月都要亏损10万元,教练的工资已有两个月没发了。“如果还是这么低的通过率和这么长的周期,我估计撑不过上半年了。”他说。

周风和江山都表示,驾考新规的实施将带来驾校行业的大洗牌,一些车辆少、实力不雄厚、缺乏流动资金的驾校将面临倒闭,通过优胜劣汰,淘汰一批品质较差的驾校,对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情。

有的教练已“断粮”

驾校的生存困境第一时间传导到了教练身上。“我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一个学员通过考试了,已经有两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了。”多位驾校教练在接受采访时向记者诉苦。

记者了解到,广州目前共有96家驾校,1.2万名从业人员。驾校教练分为驾校聘请的教练和挂靠车辆的教练,挂靠教练占五成以上。挂靠教练购买车,挂靠在驾校,然后自己招收学员,每招收一名学员就驾校缴纳一笔费用。如此一来,驾校增加了培训车辆,还能收取费用,双方各取所需。

今年44岁的老陈当驾校教练已有13个年头,是一名挂靠教练。他透露,广州市区内挂靠驾校的教练车比驾校自有的教练车还多。他估算,教练每年最少得招50名学员,否则收入很难有保障,因为挂靠教练没有保底工资。

“每收一个学员,都要交给驾校800多元的挂靠费,教练自己也要请帮手,年收入不超过四五万元,为了增加收入,教练就得多招学员。”他说,新规实施以来,政府分配给的报考名额基本上都被驾校分配给了驾校自己的教练,挂靠教练基本上没机会带考生考试。

当年,老陈把自己的车作价10万元挂靠在驾校,现在他想把车卖了,解除与驾校的挂靠关系,但驾校不同意。“驾校的想法是,多一辆车挂靠在它名下,它就可以多分配到一些考试名额。驾校看我资格老,同意每月先给我800元生活费,否则我早就断粮了。”他说。

想卖车走人的教练不止老陈一个。教练老黄说,每考试通过一个学员,就可获得460元收入,以前每月可通过六七个,大约有3000元收入。但他已经两个月没有一个学员通过考试了,他所在的驾校已经有3名教练离职。

对策:改造扩建考场

陈伟文表示,驾考新规要求更高了,驾校要尽快适应。面临现实的困难,教练躁动,学员也躁动,当务之急是解决考试能力严重不足的问题。“现在广州只有岑村一个考场,考试能力如果能增加一倍,把积压学员消化掉,驾校又能招到新学员,整个链条就活起来了。”

驾校方面也表示,出现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是驾考场地严重不足,满足不了人们日益增加的学车需求。另一位驾校的郑经理认为,其实广州学车难的问题早在3年前就已经暴露,但由于之前的驾考通过率一直在八成以上,周转快,问题就被掩盖了。如今通过率骤降,考试能力不足的问题就暴露了。他建议广州借鉴深圳的做法,让民间资本投资建考场,并开放社会化考场。

实际上,早在2012年初,广州市交警部门就在接受广州市人大代表关于驾考积压问题的问政时透露:“广州市财政将投入3000万元扩建驾考场地,广州的驾考场地将变成现在的两倍,考试能力将翻倍。”

在上月的新闻发布会上,广州市副市长谢晓丹透露,岑村考场每年最多可保障约20万人考试,现正加强改造扩容,交警部门实行全年无休、全天考试、网上预约等,解决考生积压问题。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irkh.cn/list/i/15511924.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