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入侵中国汽车全产业链外资究竟图啥?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9-12 02:31

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上读到一则新闻:“日本二手车商入华外资加速洗牌汽车零售”,这是外资持续进军中国汽车“全产业链”的又一信号。

外资类似举动,其背后的真正动因是在中国汽车市场寻找更高价值的投资方向。

这个动机不难理解。

由于政策障碍,外资在尝试进入中国市场阶段通常采取“硬性投资”,重点关注整车制造,对华投资的目标是追求贸易权益。而在站稳市场后,外资在华投资目标便转型成为利用技术、资金、网络、信息等综合优势,采取“软性投资”,重点转向研发、销售和服务领域,以期获得全产业链的价值。

随着市场竞争的日益加剧,整车生产这一传统高价值的产业链环节,已急剧贬值。

于是,外资在汽车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而我在细查之后还发现,这种转移同样具备政策准入的条件。根据中国在《WTO服务贸易总协定》中的承诺,2006年外资可获得在汽车服务贸易领域内的全面贸易权和分销权,享受不通过中间代理商直接从事汽车及相关产品的进出口及在国内市场的营销权利,外资可以进入涉及批发零售、售后服务、维护保养和运输等与分销相关的整个服务领域。

综合目前外资出击汽车全产业链的价值转移投资,主要有以下五大领域:

其一、出击技术研发领域

由于目前我国仅对从事整车生产企业有股比限制,而对汽车技术研发领域一直没有股比限制,所以外资在完成在华布局后,逐渐将关注的焦点转向更具价值的汽车技术研发和新产品设计环节。

这种转移主要是通过以下三种方式实现:第一,在华设立技术研发中心;第二,在华设立独资企业,实行技术内部化;第三,通过技术锁定,实现研发环节的价值最大化。

其二、出击关键零部件领域

关键零部件生产是汽车产业价值链中极具价值的环节,已成为跨国整车制造企业产业链延伸的重要方向。

这种转移主要是通过以下三种方式实现:第一,将零部件采购纳入其全球采购体系,以实现其零部件生产环节的最大价值;第二,在中国建立独资或控股的零部件生产企业;第三,通过对中国产的零部件进行认证,实现价值转移。

其三、出击销售与服务领域

在中国加入WTO以前,外资进入服务业受到严格限制,所以国内汽车合资企业的销售公司都是由中方控制,这些销售公司从生产厂家买来产品,再卖给各地经销商,比如上海汽车工业销售总公司。随着汽车服务贸易领域的开放,跨国汽车公司将拓展经销商网络和提升售后服务质量,以实现价值的转移。

这种转移主要是通过以下五种方式实现:第一,通过整合销售渠道,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第二,是以较低的投入获得高价值的渠道资产;第三,通过品牌专卖控制渠道,进而掌握市场的主动权;第四,控制二手车渠道;第五,控制快修连锁渠道。

其四、出击金融服务领域

由于汽车产业的特殊性,其金融服务的价值尤为明显。从国际经验看,汽车金融公司不但规模大,而且经营范围极广,这使得汽车金融业务的运营集合了汽车产业及其延伸的相关服务价值链上各方合作者的利益关系,并对其有实质性的影响。随着我国金融市场和汽车服务贸易的不断开放,跨国汽车公司价值链正在向汽车金融服务延伸。

到目前为止,全球主要跨国汽车公司均先后以独资或控股形式进入汽车金融服务领域,以获取这一环节的最大价值。

其五、出击互联网平台领域

这其中包括了行业门户类网站(中国汽车网、易车网等)、二手车网站(如51汽车、聚信传媒和二度车网等)、汽车俱乐部(联合汽车网UAA等)、汽车保险(车盟等)。

汽车全产业链正受到来自外资的青睐和凶猛入侵,那么中国本土的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将何以应对呢?

在这方面,处于市场前沿的经销商渠道环节,最容易感受到来自外资入侵的压力。

目前一些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外资,通过合作、参股或者独资等多种路径,在全国不同地区进行从点到面快速复制的做法,不能不引起国内汽车零售流通行业的高度警惕。

国内经销商确有已在积极应对的,比如上海永达、河北冀东、成都申蓉等一些颇具规模的经销商集团都在寻求上市融资,而他们同样也在伺机扩大网络。

面对外资的咄咄逼人,国内经销商拥有一些无法复制的优势,比如网点,也就是4S店的土地资源。不过,财大气粗的外资要想进入中国汽车流通领域,很可能通过收购面临倒闭的4S店来实现。

连续5个月的车市不景气,正在加剧着这场资本的博弈。谁会笑到最后呢?

不过,从另一方面讲,外资的入侵将会加快国内汽车全产业链的洗牌速度,也能够促使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加快变革找到属于自己的生存路径。

外资在汽车全产业链的扩张,能带给国内汽车企业的启示大致能归纳出以下四点:

其一、应准确判断价值分布变化趋势。价值分布的变化引起行业价值的再分配,使竞争优势在不同企业间发生和转移,使企业规模和市场份额不再如以往那样能提供获利能力与价值保护,竞争优势获取的游戏规则发生了变化。对国内汽车企业而言,正确判断价值分布的变化趋势,找寻行业增长潜力及其价值分布格局,发现最大利润区和价值流,将是制胜关键。

其二、应识别价值转移路径。价值从可见的硬件资源(追求效率)转向看不见的服务资源(价值创造),国内汽车企业必须应对基于价值转移所带给其竞争力的挑战,应该寻求把握价值转移的路径,并在此基础上研究如何在经营层面上因势利导,根据行业价值转移的路径获取收益。

其三、应整合产业价值链能力。目前,国内汽车产业价值链处于离散状态,产业关注重心在制造业,对价值链下游的服务、贸易、物流、金融领域缺乏整合能力。因此,国内汽车企业应重新审视产业价值链,整合价值链各环节。同时,应努力实现制造业与服务业对接,提高内资汽车制造商控制产业价值链的能力。

其四、应聚焦核心价值环节。价值转移反映了汽车企业组织形态的演变方向,总的趋势是企业将资源和能力集中于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以培育和保持核心竞争力,而不是简单地追求企业规模扩张。因此,国内汽车企业在识别和发现所在价值链的核心价值环节后,应将企业资源集中于此环节,培育核心能力,构建集中的竞争优势,并借助这种核心环节的竞争优势,获得对其他环节协同的主动性和资源整合的杠杆效益。这可以使国内汽车企业成为产业链的主导,获得其他环节的利润或价值的转移。

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应尽快将资源和能力集中于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而不是简单地追求企业规模扩张,与外资“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战争中总结战争,在战争中掌握战争、打赢战争。”古语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irkh.cn/list/i/15475974.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