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不再落寞将如何自救呢?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7-03 03:18

说到红旗,不少车迷都会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或者是追忆老红旗曾经的辉煌,或者是叹息新红旗现时的落寞,又或者是对红旗很长一段时间自主研发路线走了弯路的指责……然而,沉浸在过去的辉煌显然于现时无补,妄自菲薄自然也是毫无意义,我们要做的是,如何让红旗尽快重生,迅速发展和壮大:

品牌基因失落?产品规划缺位?不敢正向研发?急功近利冒进?这些是人们总结出的红旗之所以一蹶不振的主要“病因”,这些因素虽然还不太完全,但也已经很有代表性。既然病因已经找到,那自然就要对症下药:

红旗需要重拾正向研发,坚持正向研发的全面自主!

这里所讲的正向研发,即是指严格按照正向开发流程,走过产品定位、自主设计、工程开发、试制试验、批量生产等各个环节的汽车产品问世,简单说就是复生红旗需要纯粹的自主、原创。当年,也就是1965年底,获得国家正式定型的著名的红旗CA770正是经历过了这个完整过程的我国第一辆正向开发的量产轿车车型。而CA770也正是由于其完全的、独特的、富于中国元素的原创设计而屹立于世界名车之林。一句话,原创的才是持久的。这一点很好理解,你见过世界上有哪一款经典车型是完全靠抄袭甚至是借鉴别的车型而成为经典的?

要造好红旗,绝不能急功近利换壳求生!

要造好红旗就要靠原创,绝不能急功近利,绝不能再依靠别人的平台做自主了。而要做到原创和纯粹的自主,最缺的就是能够产生原创作品的设计师,以及能够产生这种设计师的“土壤”。

历史曾经留下过遗憾:因为种种原因,宾尼法瑞纳曾经盛赞为“东方艺术与汽车技术完美结合的典范”的老红旗CA770的精髓并没有得到传承,而她的设计者在最富有创造力的生命阶段也与之最爱的汽车设计难以亲近。——“如果时代允许他一直从事汽车设计,如果中国汽车工业没有出现断代,那么毫无疑问,现年66岁的贾延良将是与乔治亚罗或者宾尼法瑞纳齐名的汽车设计大师”,有人这样评论老红旗CA770的设计者贾延良。如果红旗的设计师中能够诞生新的贾延良,那么,红旗不是就将获得真正的新生了吗?但这却绝不能急功近利,因为要诞生这样的大师在时间上有可能至少需要10年乃至更长!

红旗要重生,经典基因需要传承!

经典的基因是需要传承的,它是血统,它是口碑,它更是生存之本!这就像宝马的双肾格栅是其最根本的基因,是其区别于他人的最大特色,没有双肾自然就不是宝马一样。红旗之所以出现大问题,与丢掉自我,乔装打扮出售“抱来的孩子”脱不了干系。因为既然是“抱来的孩子”,那就自然没有红旗的基因,没有红旗的基因还叫红旗不就是在蒙人吗?被顾客抛弃也就在情理之中了。那么,红旗的真正基因是什么?——“红旗的基因是造型运用明代家具线脚,以及第一代红旗就开始使用的竖格栅水箱面罩。其他都可以变,这两点不能变。”对此,贾延良自然有最深刻的体会。——传承经典并注入现代元素,复活红旗最根本的基因,这也是拯救红旗的重要步骤之一。

红旗需要高起点,丰富多元的产品规划!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缺少规划不能长远。红旗实在是太需要一个丰富多元化,高起点的产品规划了。不过,红旗其实是幸运的,因为她之诞生之日起就拥有了作为“元首”用车的特殊身份,据此打造豪华乘用车自然当仁不让。既然是豪华车,那么由成本决定的价格自然只算一部分,历史、口碑、品味、血统以及其他诸多因素会丰富其内在价值,也就是说,真正意义上的豪华车,其价格可以远远超越其成本。从这种意义上讲,几十年前就已成名的红旗远比日、韩系车和诸多新兴国家的车系更有优势。

作为皇室或元首用车从而定义和支撑生产一系列豪华车型的例子很多,比如劳斯莱斯、凯迪拉克、林肯以及捷豹等,红旗可咨借鉴的很多。除了元首用车和国家礼宾用车外,红旗还可以有房车、轿跑、超跑、SUV、MPV甚至是高级中巴车或者类宝马1系的小车,但前提是都要很精致,都要位列豪华级别,而且具有明显的红旗家族基因图谱。

这样,红旗或将不再失落?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irkh.cn/list/i/15446952.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